发表时间
评论 没有

段落的开始,通常都会缩进两个字符的位置,或者叫做“空两个格”,两种方法的视觉效果都是一样的。

在网页上,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习惯使用空格,但是不同书写系统的空格的大小是不一样的,这就造成了很多麻烦。CSS出现以后,我们可以使用格式化表示法来控制显示。例如段落前面空位就可以通过text-indent来实现:

p{text-indent: 20px; }

当然,如果按着字符的大小来空处两个字符的位置,可以使用:

p{text-indent: 2em;}

上面两种方式的不同就是第一种方法空出固定的20个像素,第二种方法会根据当前所使用字符的大小空出两个字符。比较起来,似乎第二种方法更适合中文排版使用。所以我们优先使用第二种方法。但是接下来问题又来了——在现实排版中,很多块都是以段落来显示的,有些块并不需要缩进,例如我以一个新的段落的方式引入一个图像,这个图像我不需要缩进,怎么办?

我认为可以根据文章情况评估,对于缩进多的情况,可以定义一个不缩进的class,或者对于缩进少的情况可以定义一个缩进的class,对于那种比较少的情况可以指定相关class。

如果你碰到的是像我在这个文章中所遇到的情况一样:仅仅文章中的段落需要缩进,其他不缩进。庆幸的是,我所使用的软件内使用了Article的微数据,文章正文也就是itemprop=“articleBody“的部分需要缩进,这个使用CSS的属性选择符(?)就很简单了:

div[itemprop="articleBody"] p{text-indent: 2em;}

最后的效果见本站文章。

作者
分类

发表时间
评论 没有

八思巴所创制的“八思巴文”属拼音文字,共有41个字母(脱胎于古藏文字母),字数只有一千多个.至元六年八思巴文作为国字颁行全国后,其推广却受到很大阻力。除政治和文化传统因素外,主要是因为这种文字字形难以辨识,再加之在有的地方使用时还仿效汉字篆书的写法,这就更加剧了识别的难度。因此虽然元廷屡次下令用八思巴文“译写一切文字”(也确曾用八思巴文译写过一些书籍,还转写过汉文,藏文等),但民间还是用汉字.所以,八思巴文最终还是主要应用于官方文件。元代主要流通纸币,铸钱比其它朝代都少,且多以汉文钱为主,但也用八思巴文铸过有限的几种钱币。计有世祖至元年间“至元通宝”,成宗元贞和大德年间的“元贞通宝”和“大德通宝”,武宗至大年间的“大元通宝”等几种。这些铸币的钱文读法均为“顺读”,且除较厚大的“大元通宝“当十钱存世尚多外,其余均很稀见。

当时忽必烈委托八思巴创造八思巴文,可能是由于当时蒙古所使用的文字源自维吾尔,而非蒙古独创的,这样的字母不能很好地表达蒙古字音。1352年,是该文字最后用来写作的可考年份,当然,这样的文字在后期仍然偶尔被使用,如刻在印章及寺庙碑文上作装饰之用。如今也偶尔可见一些蒙古企业用八思巴文作为名字。
此外,在元末顺帝至正年间所铸的面为汉字“至正通宝“的大小钱中,有的背穿上分别有“寅”,“卯”,“辰”,“巳”,“午”五种八思巴文地支纪年,有的则背穿上,下分别为八思巴文和汉文的对照纪值数字。另有资料说还有一种面为汉字“贰拾伍文“,背八思巴文“权“字的铅质权钞样钱,如确有此钱当实属罕见珍品.除以上铸币外,在元代“宝钞”(流通纸币)上也出现过八思巴文字,如“至元通行宝钞“上就印有“至元宝钞”,“诸路通行“八个八思巴文。

伴随着蒙元帝国的消亡,八思巴文亦被逐渐废弃,成为一种“死文字”.但我们今天仍能在各种八思巴文钱币及其它元代文物上见到它.至于八思巴其人,也应得到历史公正的评价,因为他的一生毕竟为加强西藏与中原地区的联系,促进汉藏文化的交流,发挥过相当重要的作用。

八思巴文字输入法包括输入法、键盘映射表和字库三部分。

下载:

  • 八思巴输入法
  • 字库
  • 键盘映射表

作者
分类 ,

发表时间
评论 没有

梵高的向日葵

《向日葵》是荷兰画家梵高绘画的一系列静物油画。当中有三幅绘有十五朵向日葵,另有两幅绘有十二朵向日葵。画家1888年8月在法国南部阿尔勒绘画了第一幅十五朵的 《向日葵》 (藏于英国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和第一幅十二朵的《向日葵》 (藏于德国慕尼黑新美术馆),其余的作品在翌年1月绘成。全部作品都画在 93 × 72 厘米 (37” × 28”) 的帆布上。1887年他另外在巴黎绘画了一套四幅的向日葵静物画。

画家在1888年夏末开始工作,并持续到第二年。其中一幅被他的朋友保罗·高更装饰其卧室。这个系列呈现了向日葵由盛放到凋谢各阶段的形象。在用色方面—某程度上应该归功于新近上市的颜料令新的色调变得可能—黄色系列的表现力得到突破。在给其弟费奥的信中表示:“可以说,向日葵是属于我的花”。

1987年3月,当时任安田火灾海上保险代表取缔役的后藤康男在伦敦佳士得拍卖公司主持的拍卖会上,以相当于39,921,750美元的价格标得《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开创了梵高作品价格的纪录,使得连那些对美术没有兴趣的人都认识《向日葵》系列。这幅作品目前被收藏于日本东京的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損保ジャパン東郷青児美術館,位于损害保险日本公司的总社大楼的顶楼)。在交易过后其真伪曾一度引起争论——有人认为这是埃米尔·舒芬尼克尔(Emile Schuffenecker)的仿作。

作者
分类

← 较早的 较新的 →